开学,弧了,国庆节回来为各位天使打call

【轰出胜】拼凑的断音

超喜欢这种文,感觉充满了魔幻色彩ヽ(爱´∀‘爱)ノ,还是一口大甜饼。

Zoe叙事无能: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cp:轰焦冻→绿谷出久←爆豪胜己 


设定:刚毕业的职英设定,二人遇到十年前的绿谷出久。整个过程中穿越者不会被认出身份。


(第一次写三角不会打tag请见谅和指教)


 


  


倒放一首歌听到的是拖长的不和谐旋律,具象化的时间流逝就这样呈现出来,呈现在轰焦冻异色的瞳孔里。他眨了眨眼抬起头,明晃晃的阳光真实地带着刺痛。




焦冻先生,13号街区的嫌疑犯——




他一个激灵地转过身,人来人往的街道平静地没有波澜。不远处天桥上悬挂的绿灯亮起,汽车有序地驶过柏油马路,留下一串淡淡的汽油味消散在空气里。




没有任何异常。刚才听到的是幻觉。




近处一栋栋低矮的房屋一根根灰色的电线杆从眼前向后退去,路在脚下慢慢延长,通向街对岸拐角一处半开放的杂货铺。堆满了小物品的柜台后身材微胖的店老板笑眯眯地伸出胳膊,把一包什么东西递给柜台前费劲地踮起脚尖的绿头发小男孩。




轰眯起眼睛仔细看着这一幕。




 


一辆巴士突兀地从眼前驶过,伴随着尖锐拖长的刹车声停在了眼前,折叠车门“砰”的一声打开。




突如其来的安静充盈在人行道和巴士车门间窄窄的过道中间,并没有持续几秒便被驾驶室里熟悉的嗓音冲破。




“半边混蛋!上车!”




金色张扬的头发下,棱角分明的额前流下一滴炎热天气里的汗水,划过凶神恶煞的面庞,暴起青筋的手臂紧紧地抓着手刹,似乎要将其拉断。




轰恍恍惚惚地朝着车厢里的玻璃窗,空洞的眼眶里没有任何神态的流露。“你怎么在这?”




“少废话,赶紧上来,去13号街区!”双充血肿胀的红色眼睛里透露着烦躁和疲惫。




车门前犹豫的乘客抬起腿,跨过车门的边界,迟疑地在驾驶员的怒目瞪视下缓缓进入车厢,靠近一个车窗边的空座位。这一连串的动作对他而言有些出乎意料地费力。




巴士不等他站稳便点火起步,轰一个趔趄差点后仰倒向过道,幸好及时抓住了椅背上的扶手才不致摔倒。




回过神来他不自觉地看向窗外街对面的杂货铺,老板揩了一把汗悠闲地坐下,柜台外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杂货铺顶棚的阴影投在空荡荡的街角地面上。而这一切景象又迅速向后退去,消失在了视线里。


 




巴士随着驾驶员的脾性在安静的街道中央横冲直撞,轰担忧地看了看车厢,除了自己空无一人。




这辆巴士有些奇怪。




他把胳膊肘搭在敞开的车窗边缘,因运动带起的风刮起了靠近车窗一边红色柔顺的头发微微地飘起,发梢下一只蓝色的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前方。




路很窄。巴士驶过一排居民区,眼前晃过一长条木制的院门,门后传统的和式建筑露出黑瓦顶,掩映在院子里种植的树丛中。驶过中间的栅栏院门时,轰心头一颤。




轰冷一头显眼的白发在巴士刮起的风里飘荡着,单薄瘦弱的身躯提着一个行李箱,她腾出一只手朝这边挥了挥。




爆豪猛地一踩刹车显得很不耐烦,还是迅速打开车门,趴在方向盘上等待着。待她靠近车门前,朝坐在车厢里唯一一个还在发懵的乘客使了个眼色。后者似乎醒过来似的,起身靠近车门伸出双手接过母亲沉重的行李箱。




“谢谢你呀。”她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仿佛前来帮助的年轻人素不相识。




轰没有说话,帮她安置好后回到原先的座位上,不时地回过头去,看见她头靠在玻璃窗上闭着眼睛,泛黑的眼角似乎有泪痕。一路上轰没有再同她有过交谈。




 


一阵小孩奔跑嬉闹声从街边传来,飘过红灯亮起的路口。其中一个似乎格外淘气的家伙突然出现在巴士紧闭的车门外,绿色卷曲的头发紧贴着玻璃,小小的个子伸着胳膊小心地敲打车门玻璃。传来的撞击声被爆豪一扭头的暴怒表情吓得戛然而止。




小孩委屈的脸上写满了惊恐,手不自然地靠在玻璃车门上,紧紧地握着一个颜色鲜艳的欧尔麦特手办。




隔着一层反光的玻璃,轰不太确定内心一瞬间闪过的异想天开。这个孩子……刚才是不是见过? 




爆豪猛地打开车门,正要发作。轰揉了揉略带倦意的双眼。孩子睁大了绿色的眼睛慌张地先开口。




“我……我不上来!这个手办,是不是你们的?”




“哈?你说什么——”




轰起身走到巴士的门边,不料这位不速之客已经跑远了,车门里的地上摆放着孩子刚刚抓在手里的欧尔麦特手办,保存完好的手办孤零零地躺在地上,随着发动的巴士一晃。他正准备探过头朝孩子跑远的方向张望,车门倏然在眼前关闭。身后驾驶室传来暴躁的声音。




“回座位坐好去!”爆豪一踩油门,巴士飞速地从架在半空中的起的红绿灯下穿过。轰勉勉强强转过身站稳,目光落在驾驶室里,头一次注意到似的看着爆豪黑色战斗服背心破损的边缘。




“你身上怎么沾着血?”




爆豪目不斜视地看着前进的方向,嘲讽般地简短回敬。“你不也一样。”


 




车窗外淡蓝色的天空背景下突兀地飘过几瓣樱花。细碎的粉色花瓣迎风纷纷扬扬地落下,悄无声息地着陆在窄窄的车窗边缘。




轰光顾着低头查看自己身上的状况,隐隐约约听见爆豪骂骂咧咧的声音。“见鬼了,现在到底是什么季节。”




轰蓝色战斗服卷到胳膊肘的袖口下缘带着烧焦的痕迹,胸前印着不甚明显的血印子,不经提醒还没有发现。轰解开一两颗纽扣观察衣服下的皮肤,除了几处擦破皮外并无大碍。看上去这个血来自他人。




奇怪得很,擦破皮的位置居然没有灼痛感。




就在这个平安无事的街头,莫名其妙浑身带伤的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登上了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巴士,途中还莫名其妙地遇见了熟悉的陌生人。




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但他没有丝毫流露,或者说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看似自然地接受了一切的不可思议。




 


“嗨,这车到不到雄英高中?”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街边响起,随即一群吵吵嚷嚷的家伙成群结队地出现。爆豪的眉头下意识地皱紧。




轰探过头看向窗外,睁大了眼睛。不久之前坐在同一个教室里的雄英高中3年A班同学此时正散乱地站成一团挤在街角,每个人穿着各自不同的休闲服,有说有笑地朝巴士走来。每个人看上去都稚嫩了一些,带着刚进入雄英高中时的青涩和憧憬。




坐在车厢后排的轰冷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似的,白色的头发遮着面部。




爆豪突然咬牙切齿地踩住刹车,习惯性地打开车门。




“喂,白痴脸不要妨碍我——”




“哎,你什么人啊?就这么称呼我!”上鸣电气率先一步跨上车,毫不顾忌地反驳着,一脸阳光倒并不生气,也没有注意到驾驶员狰狞的面孔。




后面一群人叽叽喳喳地鱼贯而入,顿时空荡荡的车厢拥挤了起来。




“哎——这辆车是被我们承包了吗?”丽日御茶子晃动着蓬松的头发,兴奋地左顾右盼。




饭田天哉在一旁忙打着手势。“不是,丽日同学!在我们进来之前,还有后排的一位女士和这位同学——”他迟疑了一下,小心地暗示着坐在窗边一言不发的轰焦冻。




轰侧过脸朝这边看着,目光在每个人那里蜻蜓点水般地停顿了一下,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说话。所幸他们很快便开始了自己的话题,尽管时不时地有人来与轰搭话,仍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




绿谷出久不在他们中间。




爆豪回过一直转过去的头,皱着眉头重新发动霎时间里热闹非凡的巴士,盘算着去往雄英高中的路线。




 


“那个——请问可以停一下吗?”




不知什么时候,轰冷拖着行李箱穿过了年轻人中间,走到车厢前方。轰焦冻习惯性地起身,又犹豫地抽回了手。




“这两位看上去有点像母子呱。”哇吹梅雨观察了一阵子,悄悄地对同伴低语。轰听见了议论声,没忍住侧过脸来回应,差点把其他同学吓了一跳。




“是的,她是我母亲。”




“不好意思!但是……但是你们看上去不太熟识,所以只敢说看上去像……”八百万百小心翼翼地描述着。




切岛倒是很大胆地接过话茬。“其实你,还有那个头发炸开的司机——我都想直接称呼你们兄弟哈哈!这种奇怪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要是绿谷同学在这里就好啦……他很有陌生人缘哇——”




爆豪听见了车厢里的对话猛地一踩刹车,咬牙切齿地忍住了参与的念头,把车子停在人行道旁,示意轰的母亲下车。




轰一怔。“绿谷……你们说的绿谷同学,他现在在哪?”




驾驶室里陡然传来爆豪的怒吼声。“在13号街区!所以赶快——”




一时间车厢里的人诧异地盯着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二人。




在这个安静的当口,爆豪“咣当”一声打开车门,一座大型的疗养院出现在窗外。轰冷慢慢地拉过行李箱。轰焦冻顾不上周围的情况,下意识地跟到车门口,张开的嘴动了动,却出不来一点声响。




“谢谢你!不用麻烦,我自己可以——”




“我——我什么时候去看您。”轰焦冻迟疑着,还是一股脑对着母亲说出来,然后回过头对着爆豪,“关门。”




“不要你指挥!。”




轰看着掩上的门后母亲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直直地朝着巴士这边看来,半天没反应过来的表情被快速移动起来的车子甩在了身后。




 


车厢里的同学们在这个电影一般的场景结束后,不约而同地重新开始关于那位“陌生人缘很好的”绿谷同学的讨论。




轰下意识地想要倾听具体内容,却发现自己因刚才爆豪突如其来的一句绿谷就在13号街区而乱作一团的脑海,什么思考都无法进行。




13号街区在哪?


13号街区发生了什么?


所以爆豪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开着这辆巴士去找绿谷?


为什么爆豪看上去对这一切了如指掌?


 


打完这一场,就毕业了呢,轰君!


小胜,从今以后我们就是职业英雄了!


虽然也许很难碰面……但以后我们就会以同事身份相见了!


 




耳畔无端地响起破碎的声音,巴士在一路的喧闹中不知不觉靠近了两栋玻璃幕墙包裹住的高楼大厦和一圈铜墙铁壁般的围栏跟前。正中间的“UA”标志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




“哇啊,到雄英高中了!”




“快下车吧——”




雄英高中一年A班的学生推推搡搡地起身,从这辆不知从何而来的巴士倾巢而出,一时间车厢又回归了最开始时空荡荡的场景。




“嘿嘿,谢谢你!暴脾气的司机同学——”切岛临走前朝着驾驶室一咧嘴,迎上一对怒火冲天的瞳孔。车门“砰”地一声合上,爆豪转了转咯吱作响的手腕,骂骂咧咧地掉头离开。




“现在是要去那个13号街区吗?”轰问道。




 


今天从一开始就极不寻常。轰来不及思考这一路上种种不合理之处,看着巴士在城市里急转弯地疾驰着,一头驶向前方的居民区,路渐渐变得狭窄起来,房屋也不如中心街道两旁的高耸林立,呈现出低矮的趋势。




在后视镜里轰看见爆豪愈发急躁皱起的眉头,怒火似乎爬满了炸开的发尖。尽管如此,他没有迟疑地直言不讳。




“这里是不是来过?”




“闭嘴——”




轰歪着头想了想。“就是我最开始上车的那里。”




“我他妈叫你闭嘴!”




所以这辆车只是一直在意义不明地打着转。一路上林林总总的所见所闻,原本都不会遇见?而自己一开始经过的那个街角,那个明晃晃的阳光铺满了柏油马路,对岸有一家杂货铺的的街角——其实就是13号街区?




轰不受控制地看了看胸前沾血的痕迹,潜意识里觉得这其中可能有种微妙的关联。




 


小胜!轰君!别过来——


 




“这就是13号街区?



爆豪随意地在路边停下了车,拉起手刹,从驾驶室里走出。




“愣着干吗?你下来啊——哎?”




轰停下脑海里不知因何而起的场景,从座位上起身。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从空无一人的巴士里走出,走上略微黯淡的红色霞光铺满的街道。不远处的人行道上,有几个孩子打打闹闹着彼此追逐。瘦小的影子在夕阳下的地面上拉长,散乱地晃动着。




周围依然一片祥和,无事发生。爆豪诧异地死死瞪着眼睛地观察周围,却好似一拳打在了柔软的棉花上,甚至无法弹回。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一眼就看到其中那个绿色蓬乱头发的小家伙——在不久之前曾兴奋地踮起脚尖趴在杂货铺的柜台上,还莫名其妙地敲开了巴士的门,递进一个不知从而来的欧尔麦特手办。




压制住脑海内莫名其妙的想法,轰试探性地朝那几个孩子的方向走去。




忽然一个孩子伸出腿挡在绿头发男孩跑动的脚前,一下将其绊倒。随着孩子倒地的呜咽声,周围爆发出其他几个孩子的一阵大笑。爆豪霎时间浑身僵硬停在原地,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一滴汗从额头上滚下来。




蓬乱的绿色头发挣扎着爬起来,用细小的胳膊支撑起身体,坐在地上痛苦地用手捂住一大块擦伤,回过头去——那张圆脸上的雀斑清晰可见——只见其他的孩子已经跑没了影。




他低下头环顾四周,委屈的眼睛里噙着眼泪,身上的一包水果糖洒落了一地,晶莹剔透的滚向了四面八方。




“你——还好吧。”




随着一声低沉却柔和的声音,地上忽然多出了一片影子,小绿谷瑟缩着抬起头,胆怯地望着高高的来者,颤抖的稚嫩声音里掺杂着孩童的戒备。




“我……我没关系,大哥哥,你是谁?”




轰焦冻没说话,犹豫着蹲下身来半跪着与其保持同一高度,一手拖着绿谷蜷曲的受伤的腿部,一边掏出一包手纸。




绿谷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出许多的年轻人小心地打开一张纸轻轻覆盖在自己受伤的部位。他白皙的脸上面无表情,泛着浅浅的红晕,一半红一半白的特殊头发在傍晚的微风中轻轻拂动,发尖扫过敏感的腿部,带着手触碰伤口的痛感,使得绿谷不由得轻轻呻吟出声。




轰触电一般停下手,抬起身看着绿谷满是稚气的脸庞上微微颤动的睫毛。




“不认识我也不要紧。”




“但是,大哥哥你……”他绿色瞳孔紧紧地盯着轰胸前的血迹惊恐地收缩,“……你的衣服上有血!而且,还有很多破损……”




“啊,你看错了吧,那不是血迹,是夕阳的缘故——”




爆豪突然出现在身后,居高临下咬牙切齿地盯着这个场景。绿谷被爆豪的眼神吓得浑身一哆嗦。




“你以为在骗谁呢?半边混蛋!”




金色头发嚣张地竖在空中,丝毫不受风的吹拂一般挺立。同眼前的轰一样残破的黑色背心下摆松弛地挂着,露出的紧实胳膊上隐约透着血迹。他毫无顾忌地靠近半倒在地的绿谷,浑身散发出压迫气势,话头朝着这个瑟瑟发抖的孩子。




“看清楚了,废久——”




“废……废久?”




“——这他妈是你的血。”爆豪朝胳膊上的血迹一指,同时绷紧了在绿谷眼前明目张胆地示意。




绿谷倒抽一口凉气,惊恐地盯着胳膊上面被称作“自己的血迹”,一边不可置信地在心里念叨刚刚听到的“废久”这一称呼。而与此同时,轰也诧异地盯着爆豪身上的血迹,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血迹。




这是……绿谷的血?




疑惑之间,他迅速作出反应,甩开脑海里所有繁杂的思绪,冷冷地回过头去朝着爆豪。“这个你完全可以不提。”




爆豪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那又怎样,废久迟早要为此付出代价,用不着你这个混蛋在这里装清高——”他别过头去翻找了一阵,从松松垮垮的裤子里掏出一包刚刚在杂货铺买下的水果糖,故作随意地朝绿谷两腿间的空地一搁。




绿谷透着惊恐的双眼忽而闪闪发亮,兴奋地一下直起身,又犹豫地抽回了手。




“这个大哥哥,谢谢你!……但是我本来想自己攒钱送给朋友,现在这样……”




“少废话,收下!”




爆豪不留余地的命令口吻使得绿谷慌忙把水果糖拿起来,一边用感激的眼神仰头看着他。搞得爆豪不自然地扭过了头朝着远处。




此时轰已经用纸卷成的条带扎紧了覆盖好纸巾的伤口,隔着纸巾捏了几下,挤出伤口渗出的一点点血迹。




“啊……有点疼,轻点……”




“忍着!”爆豪习惯性地冲着绿谷吼道,“以后还有你受的。”




这一言行立刻被轰回瞪了一眼。他转过来,看着绿谷委屈不敢出声的面孔,内心忽而变得格外柔软,之前些许想说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想起小孩放在那辆巴士上的欧尔麦特手办时爆豪的怒意,心里想着——还是他幼驯染更明白这个孩子想要什么。




轰把手隔着纸巾在伤口上覆盖了一下,然后轻轻地一甩手,做出一个把什么东西扔出去的动作。




“痛觉——飞走了。”他的语调仍然没有起伏,话语却对孩子十分管用。绿谷的脸庞上泛起一阵红晕。




“谢谢……谢谢大哥哥,但是——”他还是有一丝胆怯地抬起头看着两个人的破损的衣服,“——为什么刚才说那上面的是我的血迹?”




-------------


 本报讯 13号街区突发的恶性纵火事件已告一段落,初次卷入大型罪案中的雄英高中英雄科应届毕业生、职业英雄人偶、爆心地和焦冻在此次事件解决中表现出色。在救援撤退途中,人偶发现仍有幸存者而冲回案发现场,成功救出幸存者的同时自身意外被困,在突然赶到的爆心地和焦冻的帮助下逃脱,目前已在街道医院脱离生命危险。




专业人士解说,三名优秀的毕业生在本次英雄活动中的表现乏善可陈,但考虑到缺乏经验所以依然值得嘉奖。据现场记者的报道,纵火嫌疑犯仍然在逃,而目前三人均因过度劳累处于昏睡状态,不便接受采访。本报将持续关注事件后续。


 




“这都哪天的报纸了怎么还放在床头……”爆豪胜己把报纸一甩,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一眼看到门口半红半白的身影立刻怒发冲冠。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托着盘子,上面有几个削好的苹果。




“啊,你醒了啊……你等下,我先去给绿谷送——”




“停下,不许过去!”爆豪浑身汗毛直竖着几乎要在病床上站起来,床架一阵咯吱作响,“老实说,之前废久跟个死人一样的时候你在干嘛?!”




轰停下脚步,老实地想了一会。




“哦,趴在他病床边睡着了。大概是累了,你不也——”




突然他看到爆豪皱着眉头的复杂神情,一只手莫名其妙地指了指膝盖,一副难以启齿怪异的狰狞表情。




“——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本来想的是,如果自己遇见十年前的绿谷就告诉他别走英雄这条路了,当然,只是个梦而已……作为交换,你呢?”




爆豪极不情愿地动了动嘴。“让他战胜,没了。”




然后两个除了与绿谷出久有关以外内心世界大相径庭的家伙的故事就这样合在了一起。


 


End.


 


 


补充:标题来自とあ-《ツギハギスタッカート》。


原先的标题叫做pizzicato drops/拨奏曲水果糖,来自とあ-《ピチカートドロップス》,文本更多参考该曲的歌词,而使用了“拼凑的断音”这一标题。


emm有点累了(所以高产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毕竟写文这事还是要自己高兴。当然有愿意指教就更高兴啦。

评论
热度 ( 48 )
  1. ANtareS.Zoe叙事无能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这种文,感觉充满了魔幻色彩ヽ(爱´∀‘爱)ノ,还是一口大甜饼。

© ANtareS. | Powered by LOFTER